激活历史文化 让老莞城“昨日重现

  • 发布时间:2018-10-03 15:49:06

  • 来源:admin

  日前,东莞市专项规划与环境艺术委员会2018年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兴路-大西路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详细规划》等8个项目,这意味着有着历史感的“莞城老城”将有望被激活。这一消息引起了全城的关注和热议,触发了一波市民对于“老莞城”的记忆。

  对于老莞人而言,莞城振华路、兴贤里、象塔街这些老街区是他们成长的地方,每一块砖瓦的变迁都了然于心,老街坊更是知心友人;对于新一代年轻人而言,黄白相间的岭南骑楼,地道的莞式美食让他们惊喜不已,是朋友圈打卡的胜地;立足于建设美丽东莞的背景,莞城的历史老街是东莞文化瑰宝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传承岭南文化的一块“活标本”。南方都市报走访,为你挖掘一个熟悉而又新鲜的莞城历史街区。

  在老莞人黎姨的眼中,80年代的振华路热闹非凡。一条街区上都是琳琅满目的摊档,有各式各样的地道小吃,还有时代新潮的服装可挑选。没有路灯的街区能被商家的灯火照得发光。作为东莞曾经的商圈中心,振华路西隅社区至光明路一带、运河边一带,西正路到东正路的人流多,百货店多,因此也成了不少老莞人创业的首选地。

  贤记牛杂店、黎姨鸡蛋仔、雅仕百货店、东方红照相馆、中大理发厅……这些耳熟能详的东莞“老字号”都诞生于此,成为东莞独有的“标记”。在西隅社区的大西街上,东方红照相馆的“年龄”可不小,成立于1956年,至今已经有62个年头。从年轻的帅小伙到略有白发的老人家,东方红照相馆的老板张叶仁帮不少人拍摄了证件照、婚纱照,留下一代代的东莞人成长的影像。

  除照相馆外,你能发现振华路还“珍藏着”传统的炭粉、烧瓷画相工艺。在森琳画相馆的门口,摆放着红木相框,框内的复古港女格外亮眼,下方打着传统炭粉的招牌,吸引不少人的驻足。匠人何叔正在用手机翻拍一张老照片,准备帮街坊重新用炭粉技术,将照片再现。光顾何叔的老莞人介绍,虽然现在的电子照很方便了,但是这些用胶片洗印的老照片放进电脑里没感觉,还不如做成有质感的炭画照。

  沿着大西街一路走到底,老式的电器铺、海味店、钟表店、玉器店随处可见,店铺装横还保留着复古的港风。雅仕百货是一家有着101年历史的老钟表店,在几十平方米的铺子里,左侧墙面上挂着四五款欧式复古的机械钟表,每一款都价值千元,而今的掌柜是第三代继承人。“这些机械钟表都是独一无二,从专业厂里找来的。”谈起钟表,何叔的眼神里眉飞色舞,但同时又淡淡地说,现在机械表不热门了。因为一个月要跑来上一次链条,年轻人都跑去买新电子表。“隔了几间铺位,钰林轩的林叔正戴着老花镜,帮老街坊在串玉珠。同样只有几十平米的小店,里面的玻璃柜放满了色品纯正的翡翠,发着光。林叔介绍,自己家世世代代都是研究玉器,做玉器生意的。自己已经忘了是第几代人了。但在潜移默化下,他的女儿成为了一名翡翠鉴赏师,拿下了国际认可的资格,如今正在世界各地跑。

  对于不少东莞人而言,春节过节要到光明路办年货,春联要在振华路买……之于东莞人而言,这里的老字号、花鸟市场,新华书店,甚至是牙医诊所,都满载着儿时的回忆。不少人慕名而来,将振华路、象塔街等历史老街作为朋友圈“打卡地”。不少人慕名而来,做访问,做调研,这让驻守的老莞人都习以为常,就连街边的流浪猫见了人也不怕生,格外亲昵。

  在不少莞城店铺外迁的时候,杂置社的刘柏志却决定承包了一家面积有几百平米的店面,做起了陶瓷工艺品生意。走进杂置社的店面,宛如进入了神奇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复古别致的油画、精致的欧式陶瓷、古铜古色的雕塑……“满满当当”地摆满店铺的每一个角落。“原本,我一直在西城路附近开了个小店铺。一次偶然地机会,发现振华路上还有大店铺,所以就租了下来。”刘柏志坦言,“这里的生意勉强可以支撑租金和成本。一开始我并不熟悉,但这里的街坊天天打照面,很容易就成为了朋友。”

  走过运河往西城楼方向,穿过熙熙攘攘的商业街,就能看到象塔街。相较于振华路,象塔街较短,面积也不大,但是青瓦岩、白砖墙给人一种安静、清新的舒畅感。在狭窄的老街内,除了保存完整的民居以外,还有民房改建而成的咖啡店,还有室内植物研究所,为老街增色不少。此外,南都记者走访还看到,因民国的特色建筑,如今的振华路等历史老街还成为了不少剧组选择的拍摄地。一位老街坊回忆,在这个街上,已经见过张智霖等多位明星了,都来这拍戏。

  在大西街的街尾的墙体上,有一个红色的牌匾,写了“容庚故居”的指引。事实上,在东莞珊瑚桥-振华路、西城门、西正路-东正路、象塔街历史文化街区、兴贤里等历史文化街区里,还滋养了不少的名人。追溯到北宋年间,南雄人翟徽迁居南巷街,其次子翟杰,是宋绍兴五年的进士,开东莞甲第之先。再到清代,象塔街内还居住着清末的探花陈伯陶。追溯到近现代,国内著名的古文字学家、考古学家也诞生于莞城的旨亭街,其家世在莞城更是颇为显赫。容庚的祖父是清代咸丰十一年的举人,后来还成为东莞龙溪书院的院长,成就了不少的人才。

  这些历史文化街区内居住着当时莞城内的名门大族,这也成为莞城民居得以保存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莞城历史文化特色与价值研究》中,莞城的红砂岩文化与精致的民居建筑被视为是珠三角洲老县城城内建筑的重要活标本。

  从象塔街就可窥见,莞城民居的风格变迁。据官方统计,象塔街街区现存长度80米以上历史街巷1处,80米以下历史街巷1处,历史建筑12处,传统风貌建筑1处;附近有古塔1处,石板路1条。整体,保存了“小街坊、密路网”和“梳式院落、开放式街坊”的空间格局和传统民居风貌,而陈伯陶旧居、象塔街28号等历史遗存,见证了县城街坊的发展演变。

  此外,走访西城楼、可园、容庚故居、王氏家庙等旧址,还能在其门框、珠子、墙裙、塾台、地基红砂岩上发现红砂岩的痕迹。

  随着东莞的城市中心迁移至南城,昔日的莞城商圈开始显得愈加冷清。原来在东方红照相馆门口做牛杂的张姨回忆,以前的振华路很热闹,但现在到了晚上,大街上几乎难觅人影。许多店铺到了晚上6点就关门了。而杂置社的刘柏志也赞同道,尤其是这一年以来,街道愈发安静。不少铺位还在陆陆续续外搬。

  一方面是受莞城商圈外移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停车难”也成为莞城老街人流渐失的主要原因。南都记者现场走访可见,莞城的历史老街区主要以路边停车为主,街道狭窄,多是单行道,因而可停的位置不多。稍微不慎,开错了车道,不仅要堵塞上大半天,还有可能接收到“交通罚单”。东莞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莞城的交通配套少,这也是导致人气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从历史文化角度来看,这里是东莞文化资源聚集最密集的地方,要好好盘活,成为东莞一张亮丽的名片。

  面对人流减少,有的店铺选择外迁,搬至地理位置更好的可园路,甚至是万江、东城等街;有的或者选择转行,外迁至东莞其他镇街居住。但对于像何叔这样的老莞人而言,这里的街道就是他们熟悉的生活区。“这里的人气是在下滑,但是我就是住在这里的,没有地方可以搬。”何叔说道。

  实际上,早在2015年,东莞市已经完成了《东莞市历史建筑(第二批)推荐名录》的草案编制。由此,莞城有76处历史建筑被纳入名单。南都记者走访可见,在大西街、象塔街等历史文化街区,都设置了标有《东莞市历史建筑》的牌匾,同时还有详细的介绍。

  在此基础上,东莞还要再度复兴激活莞城的历史文化。南都记者日前了解道,在《东莞历史文化街区与历史地段及周边空间整合策略》中,其结合东莞历史城区现状,主要从利用的角度出发,进一步细化了东莞历史地段和历史城区其他区域的保护措施。同时,充分发掘利用工业遗存、老字号等多方面资源,丰富历史城区空间整合的内容和层次。

  除了历史文化街区外,《东莞鳒鱼洲历史地段保护规划》等莞城文化历史保护规划也将被串联成线,进行激活,融为莞城文化的一体,让古城形象更加丰满。《整合策略》提出通过整合各个历史文化街区及历史地段,发掘老字号和工业遗存两方面的资源,将历史城区整合梳理成了五大主题片区,包括内城山水文化片、内城商住文化片、内城政教文化片、外城可园文化片、外城传统商业片,涵盖的是休闲、商业、居住、教育、观光等功能。同时复兴城市历史空间拓展和水路发展两条传统轴线,让东莞历史城区的“文脉”传承下去。